叁桑·杂食动物

【双杰中心友情向】此间少年

他仍是在意那人的。

过去少年时鲜衣怒马的轻狂岁月不是作假。莲花坞中,荷花池旁,转过拐角,似乎还能撞见他懒散不正形的背影。一草一木,一叶一菩提,处处是往昔之忆。

魏婴生了一副风流的好相貌,素日里总是没个正经样儿,油嘴滑舌逗得别家的仙子脸飞红霞、掩嘴轻笑,也没见这人为谁做过多大的事儿,但就能轻而易举得到所有人的喜爱,连两个人一起出门去山脚下的俗世瞎转悠,还没浪半圈魏婴怀里就已经被塞满大大小小的东西了,什么水果啊、花鼓啊、精巧糕点啊、才烙好的烧饼啊、特别制作的鱼竿(嗯?)啊之类的,甚至还有封面花花绿绿叫劳什子《春山恨》的·········

等等。

江澄死皱着眉头,单手将那读物提了出来:“魏婴你等死吧你竟然看这等污物,啧我要告诉父亲!”

前面那人闻言后转过头来,眨了眨眼睛,面上一派天真无辜,嘴里还叼着半个烧饼却已在呜哩呜噜不知想表达什么。

江澄噔噔向后退了两步,嫌弃的摆摆手示意他吃完再胡扯

魏婴囫囵将烧饼几口吞了下去,呕在胸口半天,一疏通就凑到江澄身边拿手肘撞了撞他:“哎呀咱们谁跟谁,大不了一起看别告诉叔叔呀。”

“哦是吗, 但是我比较想看你,被喷唾沫星子的败狗样子啊。”江澄抬高眉毛,意图从气势上矮看魏婴

“好好说话,别什么狗不狗的。老实说江公子小哥呀,你难道对这类禁书一点都不感兴趣吗?这么冰清玉洁呀?”

“········”

“所以说一起看嘛,早点在红尘世界打个滚儿,所以别告诉叔叔呀。”魏婴歪着头,一双桃花眼潋滟而又真诚的看着江澄,他的尾音有些不自觉的往上翘,带出的黏腻消散在了这西斜的黄昏中。

江澄抱臂斜着眼瞧了他半晌,最后还是端着高贵冷艳轻轻点了点头。

“来来来好兄弟为我们的酒肉情谊干杯哈哈哈哈哈ww”

“卧槽魏婴你大爷的不要扑过来!!!”

魏婴背在身后的鱼竿晃晃悠悠的线上不知被谁挂上了草编笼子,蛐蛐儿在炎热的空气中死命的叫着。

这个人就是这么狡猾,平日里嚣张得不行,对你也一副“撩完就跑贼他妈刺激嘿嘿”的混蛋样子,可一旦他真有求于你,就会当机立断稍稍放下身段,藏起高翘的狐狸尾巴,变得像即将被抛弃的小奶猫一样可怜兮兮的对着你,迷迷糊糊中人就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了。情愿的也好,不情愿的也好,反正江澄从小到大没少替他扛锅,细细算来气得江澄偷偷在背后扎了魏婴小人好几次。

他曾认真幻想过两人负剑闯天涯,寻秘境的未来。

不过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朝风云突变,少年天真再不复。

是非功过,或许从头到尾就没有真真正正的对与错。

只不过是同道殊途。











作者黑匣子

怎么说才好呢,反正作者我是真的觉得,有点没法想象,江澄和魏婴两个人谈恋爱的样子,所以底下tag就不打澄羡啦诶嘿。但他们的的确确本可以成为生死好友的,所以出于私心想写写两个人青涩的少年往事,什么嘴上说着不要事实上还是一起看了小黄书呀之类的诶嘿ww,青春期还是很宝贵的呀诶嘿❤

以上诶嘿XD

【黄叶】少年与夏天

大概是发生在很久之前的一个夏天吧。

叶修才刚刚带领嘉世拿下后来被粉丝们津津乐道的三连冠,“斗神”的光环才刚刚加冕到年轻的队长头上。

黄少天还在蓝雨训练营整天叽叽喳喳跟在魏琛屁股后面,叫嚣着要揍趴叶秋那个傻逼。

那是一切都还没有开始的夏天。

×                                                                                                           ×

赛后的空窗期让叶修难得有了空闲时间,他愉快的选择了“枯藤老树昏鸦,空调WiFi西瓜”的堕落生活。

这他妈才是夏天啊。偷溜进休息室的年轻队长一边在脑中爆着粗口一边挖了勺西瓜嗷呜塞进了嘴里。

休息室虚掩着的大门忽然被人用力推开,随着闷热空气大批涌入,叶修叼着勺子眯着眼看向逆光中摇摇晃晃的身影,来者明显经过了剧烈的奔跑,气儿都没喘匀却用那双浅棕色轮廓漂亮的眼睛死死盯着叶修:“叶秋我跟你讲啊·······”

他闻言挑了挑眉

那人脸色凝重,十六七岁少年有些低哑的声音微微颤抖:“训练营里以喻文州为首的一群混蛋暑假作业都写完了但小爷我才只动了几个字怎么办怎么办啊叶秋叶秋暑假作业写不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哦,”叶修头也没抬,“但你爸爸我是辍学少年。”

黄少天露出了绝望到看见魏琛呲着腿毛却穿着黑丝去和联盟主席跳贴面舞的崩坏表情。

瞧瞧,都被打击到人物褪色了。

×                                                                                                           ×

应该是经过了“大兄弟大兄弟,为朋友两肋插刀刀刀刀刀刀晓得否?”“听起来好疼的样子不约不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叶秋叶秋求求你了qwqqqqqq”“不不不······”等诸如此类的对话吧,但等回过神来手里已经拿着红笔人也好好坐在图书馆了,对面的家伙大概在半小时前信誓旦旦地拉他来这里说是一定要把作业PKPKPKPKPK掉,叶修不知道把“PK”重复那么多遍是不是和之前的“两肋插刀刀刀刀刀刀”一样是否为某种马猴makeup咒语,但讲道理这么大声喊出来迷之羞耻啊但是——

但是精力充沛的他睡着了。

图书馆的落地窗总是安装的恰到好处,午后金色的阳光传过了微微发烫的玻璃,跳跃在男孩四处支楞的发尖上、微颤的睫羽上,只留下近乎浅金的光晕温柔环住了脸颊。

叶修歪着头,忽然就觉得心中某块柔软的角落一下下凹陷了下去,他犹豫地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漂亮纤长的手指轻轻挠了挠睡着的男孩下巴上的软肉,浅褐色头发的男孩缩了缩,喉咙里依稀发出了“咕噜咕噜”温顺而含糊的喃语。

什么嘛。叶修拨弄了下男孩额前的发丝,嘴角兀自弯起了弧度:根本就是只猫咪呀。





























黑匣子时间

叶羞羞啊猫咪发情的时候还是很可怕的

不不不不至少现在的你们阿妈不会开车诶嘿❤

作者时间

没错这真的是黄叶没错不要怀疑诶嘿×

都还是少年人01不明显正常啦正常啦诶嘿【超心虚

嘛嘛这里蠢作者叁桑诶嘿,趁着全职动画开播就尝试来为初心cp割割腿肉诶嘿【虽然不好吃

也算是新尝试吧以前没有全职同人的创作呢诶嘿

以上ww

【鲲湫】初见

它第一次见到他时,应当就是喜欢的

 

它那时还是一条小鱼啊,被名为椿的女孩子小心翼翼从灵婆那里带回了家,放进了透明的水缸里,它高兴的在水里打转儿,引来了女孩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木质的窗户忽然被人推开了,响声吓得它在水里一跃,就连小小的鱼尾也左右摇摆了几下来保持平衡。

椿微微一侧目,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有些气鼓鼓的向窗边走去,右手捏了个结印恢复了不知为何枯萎了的摆在窗台上的盆栽们

她刚想关上窗,便被突然出现的、倒挂着的少年制止了行动:“唔啊,别急着关窗嘛椿。”

那少年白色细软的额发松散垂着,露出干净的额头和英挺的眉峰,他有双浅褐色温柔透亮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名为椿的女孩子的影子

如果能被这样一双眸子专注的看着,谁会不欢喜啊。

“湫,你到底想干什么!”椿皱起了秀气的眉毛,微微抿着唇看向了总是不正经的少年

“椿。”它听见名为湫的男孩用清亮的少年音唤着女孩的名字,略略带了点儿笑意的告饶着

不知怎的,两人就说到了替它取名的事儿,湫用手抵着下巴歪头想了会儿,眨了眨眼说道:“就叫鲲吧。”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湫摇头晃脑的背诵完,便带着一脸期待求表扬的样子看向了少女

他的确是很喜欢椿的吧。它无聊的吐了几串泡泡

所以就算是替自己取名,那双好看的眼睛也没落在自己身上啊

 

——————————————————————————————

它被椿的母亲扔掉时,是真的非常害怕的。

我会不会再也见不到椿·······和湫了。它在黑暗肮脏的下水道里惴惴不安的想着

那样阳光的人,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了?

所以再次回到光明之下时,再次看见少女喜极而泣的面容和少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时,它有些恍然

“回来就好。”它听见湫这样对椿说道。

“你回来就好。”不······不对,这是对自己说的。

你,终于肯将目光分一点给我了吗?

它高兴的不知怎么办才好,在水中转了好几圈,不禁跃出粼粼的水面扑倒了身穿红色布衣的少年,欣喜的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吻。

如果我这样做,你会更加喜欢我吗?

椿捂着嘴低头浅笑,而湫略显惊异的睁大了漂亮的眼睛,有些手忙脚乱的把自己啪拉下来一鼓作气丢回了水里

“干·····干什么啊你这家伙,不要得意啊!”少年拿手背捂住嘴唇,赌气似的扭过了头,可白发下微红的耳朵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虽然我不知道这种充盈心脏的感情叫什么。它在水里轻盈的摆动着尾巴

可我想一直和你待在一起。透过水面,他清秀的面容却遥不可及

 

——————————————————————————————

在它长到已经不能放在椿房间里的时候,鲲被紧急转移到了某一个荒废院落的井里。

在某一天晚上,它正无聊的在井水里翻滚、吐泡泡时,披着蓑衣的湫出现了。

你是来陪我玩儿的吗?它睁着亮晶晶的湛蓝眼睛。

但湫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抿着唇轻柔的将它抱起,跑进了纷飞的大雪中。

他们来到了结冰的河上,少年裸着双手在冰层上努力砸出了一个洞,将已经半红的它放入了冰凉的河水中

“你走吧。”湫那双总是盛满快乐的浅褐眸子此时却难过的看着自己

“你会给椿带来大麻烦的,所以······走吧。”少年纤长的睫毛上落了点儿白雪,在寒风中微微的颤动

它对着他哀哀的呜咽了几声

如果这是你所期待的话。

 

——————————————————————————————

后来就是椿千辛万苦将它从地下洞穴中寻回时,他们逃出了那里,却体力不支的从铺满积雪的山坡上滚下

在簌簌的风雪中,它听见熟悉的声音焦急的唤着椿的名字

“椿·······椿!“少年踉踉跄跄的跑到椿的身边,拿蓑衣仔仔细细的裹好女孩,再将她小心的背了起来

少年一直没向它的方向投来一点目光

但·····请不要丢下我啊。它虚弱的半睁着眼,绝望的看着少年深一步浅一步离去的背影

湫还是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犹豫的回头看向了被雪掩埋了一半身体的自己,眼里带了点儿不忍,又侧头看了看椿恬静的睡颜,最终又深一步浅一步走到了自己身边,单手带上了自己

你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啊。它摇摇晃晃的昏了过去

 

——————————————————————————————

最终它努力沿着联接天地的冲天水柱向上飞时,它看见了站在悬崖边的椿和湫

底下就是涛涛巨浪,可身上爬满古老的纹路,被红色光芒所包围着的白发少年一心一意的注视着他所珍惜的女孩

湫好像在低声安慰着抽泣的椿,替她抹去不断坠落的晶莹泪珠,然后仔细的牵起了她的手,两个人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不要!!!即将冲破界限的它想转身前去阻拦

但来不及了啊,巨大的吸力将它一点点拉回了人类的世界

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个名为湫的少年······在半空中如落叶凋零般彻底消散了。

而直到消散的那一刻,他都紧紧看着椿的脸庞。

 

再见了,我白发的少年啊。

 

 

 

 

 

 

不能只让湫饱受单箭头之苦,所以妹控鲲,你也来试试吧诶嘿【笑

嘛写下来的本意,也只是因为心疼湫这个孩子的原因啦,而且那个湿♂漉♂漉的吻实在是让我在意的不行诶嘿ww

昨天看的电影,但发现今天一早醒来原对话就忘完了所以文中好多对话【不,是基本上所有】都是我编造的真的非常抱歉诶嘿OTL

所以ooc也是当然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泣

而且画风有些轻小说请见谅诶嘿【趴

就这样啦诶嘿ouo

 

 

 

 

【鹤狮】風に薫る夏の記憶

也许是曾经被作为陪葬品与某一人主人一起埋入不见天日的地下的缘故吧,本体作为一把刀,鹤丸自己却有点被人类称作幽闭恐惧的症状。

是啊,在空气都似乎停滞了的墓穴中,日复一日听到的,是尸骸一点点腐烂的声音,和自己慢慢锈化的声音。

白昼大概永远不会到来了吧

他累极似的放任自己坠入了沉睡

时间该是过了很久吧,在某一天,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似乎被带出了墓穴,有人抚过他薄如蝉翼的刀刃,用手指细细描绘他的刃文,送上了发自内心的赞美:”纯白的鹤啊。“

那个人的声音很快就被历史的洪流淹没了,在此后的岁月里,自己似乎辗转过很多人的手中

……ただなぁ、俺欲しさに、墓を暴いたり、神社から取り出したりは感心できないよなぁ……

 

就像是睡了一个长长的、安稳的午觉,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充满暖黄光线的小和室里,本体被好好的擦拭过,端端正正的横放在红木刀架上,垂下的轻巧金链反射出一片微微晃动的光晕,膝下是藤编榻榻米凹凸不平的触感,面前自称审神者的女孩子正眉飞色舞叽叽喳喳的讲着什么,鹤丸垂着银白睫羽听了半晌,终还是偷偷将目光移向了阳光明媚的庭院

是个好天气啊。他愉快的眯起漂亮的眼睛

一会儿正正经经睡个午觉好了

 

——————————————————————————————

彼时见到獅子王时,鹤丸手里拿着一盘红豆团子正和烛台切在本丸里上蹿下跳的展开追逐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烛台切啊就算是老年人也是需要适当糖分进补哒,被吓到了吗ww”

“啧就算是鹤丸桑也不可以随便拿走我准备帅气【重音】亮相献给主上【重音】的团子啊嘿呀呀呀呀呀呀呀!!!“

鹤丸闻言眨了眨眼,一边趁乱往嘴里胡乱塞了个团子,一边嚣张叫嚣“是红豆团子先动的手”外加抽空祭出反派的大笑着向不远处的拐角加速跑去

哦哦近了近了把握机会甩掉烛台切老妈子诶嘿★

就在鹤丸甚至都侧好了身体的角度准备一鼓作气闪身跑过时,拐角荡出了黑色金边的衣摆

然而脚步已经刹不住了

黑色金边衣摆的主人似乎察觉到哒哒逼近的脚步声,这才收回了向旁边波光粼粼池塘看去的目光转过头来,金色的发尾在夏日微醺的空气中划出了好看的弧度

“等等等等请让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鹤丸绝望的看着对方蓦然睁大的碧蓝眼瞳,接憧而来自己刹那间腾空的身体和骤然转换的视角让他安然放弃了思考

对不起啦不知名的刀哟

天旋地转

 

——————————————————————————————

这他妈就尴尬了。

鹤丸表情有些僵硬的感受着对方略高的体温,至于为什么会近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因为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啊诶嘿★

鼻尖充斥着金色发丝间那种该被命名为阳光的味道,脖颈处好像能感受到那人温热的呼吸,耳边是对方小小声喊疼的柔软声音·······

不,不对,应该赶快起来啊鹤丸国永你在想什么啊喂

他连忙撑起手臂,抱歉的补上了迟来的自我介绍:“哟,我是鹤丸国永,刚才正在展开团子争夺战冲撞到你真是抱歉啊。“

身下的那人顿了顿,便仰头朝鹤丸展开了笑颜:“啊这儿是獅子王,请多指教呀鹤丸桑。”

倾斜着洒在那家伙身上的阳光温柔又眷恋,微翘的发丝在微风中轻轻晃荡,嘴角的笑容一如自己醒来的那天所见到的那样明亮······和让人向往

哎呀好像邂逅到了不错的家伙啊

说起来这家伙的眼睛不是碧蓝色,是带了点儿金属色泽的苍蓝色,就像是刀刃所反射的天空的颜色啊

 

 思い出は遠きsummer days

 回忆是遥远的夏天天 

 永久を誓う淡い気持ち 

 发誓永远淡淡的心情 

 始まりはそんなsummer night

那样的夏天夜晚开始

 

——————————————————————————————

后来两个人就渐渐熟悉起来了,常常在内番结束后两个人就相约着垂着脚坐在走廊上,一边啃着冰镇过的西瓜一边天南地北的聊天,短刀小天使们在庭院里跑来跑去追逐打闹,清光和安定在不远处的樱花树下日常吵架看起来要拔刀的样子,三日月和吃茶丸【划掉】莺丸也垫了榻榻米赏景品茶,五虎退的那只脖子上反戴着黑色蝴蝶结的小老虎偷偷摸摸想要吃点儿茶点,尾巴上系着蝴蝶结的小老虎慵懒的微眯着虎目靠在鵺身边,少女审神者被长谷部逮到身后的和室里哭丧着脸处理公文,房柱上吊着的玻璃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夏天啊

还是少不了烟花祭典呐

虽然本丸不大人也不多,但大家还是热火朝天的把经典小吃苹果糖啊,巧克力香蕉啊,炒面啊什么的搬到了放在庭院中间的木桌上,烟花们也被好好放在了该放的位置,就等一会儿被点燃了

鹤丸在灌木丛旁找到了被点点黄色萤光包围着的獅子王

他张开了手掌,萤火虫颤颤巍巍停在了纤细的手指上,发出一明一灭的光亮

斜扎着头发的少年轻轻垂着金色纤长的睫羽,此时为银灰色的眼眸带了点儿追忆,又带了点儿哀伤默默注视着这团光亮

远远的传来了大家的笑声,而眼前的他却像是在渐行渐远

做点什么啊,鹤丸

“被萤火虫这么喜欢着,我还以为是萤丸那小子呢。”

“诶?那不是萤丸却还是被它们喜欢着还真是抱歉了啊XD”獅子王略微回过神来,朝向自己走来的白色付丧神耸了耸肩

“在这么热闹的时候一个人躲起来大丈夫吗?”鹤丸站定在黑漆太刀旁,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了悠然飞舞的萤火虫

“在想什么呢?“

“也没什么,算是触景生情吧。“

“哦?”

“你知道吗,这些孩子······是叫源氏萤哦,前些日子主上拉着我科普时告诉我的。”

“这样啊,那么你是想到你爷爷了吗?”

“昂·····算是吧,就是突然觉得,其实在现世中毫无牵挂也蛮好的。”

“只有毫无牵挂,才可以让我在面对强敌的战场上全力以赴的出击甚至心甘情愿的牺牲。”

”说不定转入轮回后还能碰见爷爷他老人家呢。“

虽然嘴里说着些豁达的话,但鹤丸却清晰地看到了对方有些失落的耷拉着的肩膀,捕捉到了少年一贯清亮语音中微微的颤抖

就连呆毛都沮丧的软下来了啊喂

“别这样啊,獅子王。”

“试试为了我,在每次出阵后好好回来怎么样?”

“诶?”惊讶转过头来的他对上了鹤丸难得盛满温柔情绪的目光

“我好歹很在意你哟,所以拜托要好好回来啊。”

忽然凑近的呼吸和向心脏打去的直球让獅子王有些措手不及,他拼命眨了眨眼来确定这一切是否为梦境,在反应过来后不禁慢慢涨红了白皙的脸庞

“等····等等你这家伙别得意,在说着什么话呢喂!”

“好伤心,我可是很认真的。”

“·······哼⁄ ⁄ ⁄ ⁄ ⁄ ⁄ ⁄ “

“那你听好了,我······”接下来的话语被夜空中骤然炸响的美丽花火所掩盖,鹤丸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但看到獅子王状况外的茫然目光,歪头想了想便对着他略略俯下了身体

唇上温热的触感让獅子王蓦然睁大了瞳孔,脸上热度持续攀升,竟然头脑爆炸身体僵硬的任由鹤丸主导完这个吻而忘了推开他

他感觉餍足后白色的鹤再次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抵上自己的额头,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

“闭上眼睛啦,baka。”

 

もうどんな未来にも迷うことはないから

 不管怎样的未来 我都不会迷失

 ただ僕の手を強く握るだけでいいから

 只要紧紧握住你的手就可以了

 手の平を伝う様に紡ぐストーリー

 静静在手心编织的故事

 この夏がもうすぐ終わりでも

 尽管这个夏天即将结束

 何度目かの初めてを始めよう

 准备迎来无数新的开始吧

 君がくれた過去を彩って

 点缀着你给予的过去

 明日へ渡そう

 朝着明天前进吧

 

 

 

 

 

 

这里是獅子推哒蠢作者叁桑欢迎留言指教和勾搭诶嘿☆

私心设置鹤丸怕黑所以格外喜欢阳光,所以他才会在意起本丸小太阳一般的小獅子,也因此有了恋爱的故事呢诶嘿❤

说起来笔下的鹤ball有些ooc真是非常抱歉【土下座】,第一次尝试刀男同人各种历史遗留问题若有不对请尽管指出诶嘿

关于源氏萤的传说要非常非常感谢千城酥太太,正是因为您的本子让我义无反顾的扎入了鹤狮的大坑,并且能吃到这么美味的粮真的是非常感谢啊【泣

那就这样结束吧诶嘿ww

 

 

 

 

【赤井J】怪盗,奇迹,与南十字星

怎么感觉鼻子痒痒的·······好想打喷嚏

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挠我鼻子······

啧别这样咖喱饭都被你吓跑啦到底是哪个混蛋小心本大爷修理你啊······

呜····都说了······

“混蛋别挠了打扰别人清晨好梦的家伙都shinu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Joker挣扎着从被咖喱饭围绕着自己唱赞歌的梦境中脱离出来,右手出其不意的朝侧坐在自己床边的家伙拍去,准备糊他一脸秘笈

居然被躲过了。Joker默默缩回扑了空的右手

 

说起来这是谁啊擅闯别人的飞船把你踢下去哦。满头乱毛的怪盗努力撑开迷蒙的双眼,想看清旁边始终影影倬倬的家伙

诶头发是红色的啊·····边缘是黄色的什么鬼小小年纪不学好还染发哼

睫毛挺长的啊·····男人睫毛那么长干什么还是Joker大人我比较池面

眼睛好中二啊竟然有十字星·····好吧我知道你是谁了。Joker面无表情的从枕头底下掏出玩具水枪向对方迅速射击,而对面的那只火鸡浑身炸开了毛嚎叫着又敏捷的躲避开了

“这么对待来访者你们人类真是不礼貌啊。”重新整理好仪容的赤井托着下巴懒散的看着对面散发起床气的怪盗

“使用非正常渠道进来的家伙才没资格这么说呢。”还穿着淘宝爆款【划掉】睡衣的Joker捧着热牛奶小声嘟囔道

“啊对了今天你出门活动我就跟着围观哟?”

“随便你·····不会有阴谋吧你“

“安心安心····”

 

 

——————————————————————————————

今夜盛大的表演也顺利落下了帷幕,晶莹剔透的海洋之心在月光下璀璨无比,Joker半闭着眼,打算回去吃五盘咖喱饭庆祝

“那位警部一直妨碍你的行动你都不觉得麻烦吗?”跟着怪盗一整天真的什么坏事都没干的火鸡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抬眼向背对着自己银发的怪盗看去

”只有有警部的存在才能凸显我的聪明才智啊,况且怪盗可是能创造出奇迹的家伙们。“Joker将宝石好好收入了怀中,不在意的答着话

“我倒是觉得碍事的家伙杀掉就好了。”

“嘿,生命可是每个人独有的珍宝啊,哈欠混蛋。”Joker一边说着,一边轻巧的转过了身

巨大而明亮的圆月在这个狡黠又聪明的家伙身后充当背景板,淡淡的月华温柔的拥着身着红色西装怪盗纤细的腰身,礼帽下湛蓝的眼眸似乎藏着这片天空下浩瀚的星空

“这可是我和警部一对一的公平对决啊,要赢当然要堂堂正正的赢!”怪盗眯起漂亮的眼睛,嘴角扯出的笑容自信又张扬

这就是那个能带来“奇迹”和惊喜的怪盗啊

 

赤井微微睁大了眼眸,有些讶异的盯着沐浴在月光下的,还不忘摆出帅气姿势的家伙

糟糕心脏跳得稍微有点过快了

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闪闪发光啊

红色头发的不死鸟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抬脚向那个收回pose的家伙走了过去

“角度选得不错啊,Joker。“他意思意思地拍了拍手

“那当然,不说啦,干完这票回老家吃咖喱饭庆祝喽。“

“诶等等·····”加快了几步,他上前拉住了想转头跑路的怪盗的手

对方有些不耐的转回身子:“干什么啊哈欠·····”

黑暗突然降临

所有的话语都消散在了唇上柔软的触感中

那是一个轻柔的吻

而实施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已经移开刚刚遮住自己眼帘的手指,现在正睁着他那双刻有十字星的红瞳歪着头看着自己

“那猜猜看我接下来要说什么吧。一,呜哇抱歉那是个意外;二,啊开玩笑的啦;三,再来一次吧Joker;四········我喜欢你哟?”

“混蛋别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红晕腾地布满了白皙脸颊的怪盗手忙脚乱的指着1秒钟前发布不得了言论和干了不得了事情的中二晚期浑身颤抖

“哼不管了我回去睡觉了。”他有些慌乱的扭过头,伸手往下压了压礼帽,试图遮住银发下漫上一点粉红的耳尖

待到SKY JOKER号放下绳索后,怪盗便迫不及待的攀上绳索,努力保持潇洒形象的离开了博物馆房顶

只是他离去的背影上,无论如何都投出了点儿仓皇而逃的意味

不死鸟一个人站在天台的栏杆上,目送SKY JOKER庞大的身躯一点点消失在遥远的天际,夜风吹起柔软的红色发丝,他含笑轻轻闭上了眼

我果然很中意你啊,Joker

愿我们在下一个南十字星闪烁的夜晚里重逢。

 

 

 

 

 

 

 

这里是蠢作者叁桑第一次挑战怪J同人请多指教啊各位诶嘿【土下座

虽然梗有点老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但还是打滚卖萌求指教求留言啊诶嘿qwq

 

 

オーダーメイド 下

像是要拼命逃避什么一般,米迦在AI看不见的地方用力甩了甩头:不要·····再被怀念这种东西所掌控

他按压着太阳穴,有些疲倦的继续着校正:“那接下来······啊有了。”

在看到下一项内容时,金发的吸血鬼脸上快速闪过一个有些崩坏的表情,惹得AI用力擦了擦眼来保证自己没有看错,米迦有些自暴自弃的问道:“·····眼泪的味道,你想要怎样的?酸甜苦辣都可以·····设定?”清朗的声线却在尾音可疑的飘忽

“等等等等眼泪的味道是什么鬼这种设定明显在非人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吧真的大丈夫吗喂说起来其他设定也很奇怪啊到底是什么人想出来的啊?!”黑发的AI看起来快从椅子上被吓得跌下来了,甚至那双碧绿的眼睛都拼命睁大控诉着从一开始就有点不正常的校正选项

“况且,我想当掉眼泪啊,如果可以的话就不要好了。”

米迦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刚才还生龙活虎标点都不带气儿都不喘燃烧生命吐槽的AI,却发现对方已经好好把屁股移回了椅子上,有些泄气的靠着椅背,但整个人就像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一般,目光悠长的放在虚空中的某点上

“如果‘当时’没有眼泪这种东西的话·····“他柔顺刘海下的睫毛轻柔的垂下,遮住了那一片透彻的绿色

”就可以再一次好好看清‘那家伙’的脸了。“黑发的AI带着点迷茫,轻声喃喃道

 

"そう言えば 最后にもう一つだけ 【说回来 最后还有一个事儿】
涙もオプションですけようか 【眼泪也当掉它吧】
なくても全然支障はないけど 【有说没有它也没影响什么】
面倒だからってつけない人もいるよ 【有却很麻烦的人哦】
どうする"【作何处理】
"どうする"【作何处理】
そして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よ 【之后我提出了自己的意愿】
强い人より优しい人に 【比起坚强的人 还是选温柔的人吧】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我要变成那样的人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大切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然后让我不觉中能理解珍贵这东西】
"じゃあ ちなみに涙の味だけども【那么 顺便问一句 眼泪的味道】
君の好きな味を选んでよ 【可以按照你的喜好来选择哟】
すっぱくしたり 塩っぱくしたり 【有时酸 有时咸】
辛くしたり 甘くしたり【有时辣 有时甜】
どれでも好きなのを选んでよ【怎样都可以按喜好选哦】
どれがいい"【你喜欢哪个】
"どれがいい"【你喜欢哪个】
"望み通り全てが 【我的全部意愿】
叶えられているでしょう【都可以实现没错吧】
だから涙に暮れる【那就让我每日以泪洗面吧】
その颜をちゃんと见せてよ 【让我能好好看清那样的脸】
さぁ 夸らしげに见せてよ" 【来吧 让我好好看清楚吧 】

 

----------------------------------------------------------------------------

“嘿我在说什么傻话呢果然记忆还是有错乱啊,”猛然回过神的AI有些慌乱的啪啦了下凌乱的黑发,头上直楞的几根呆毛随他的动作呆萌的左右晃了晃,“抱歉啊说了奇怪的话,明明‘那家伙’是谁‘当时’到底是什么时候都不清楚呢哈哈哈哈哈哈······”他干笑了几声,半眯着眼睛,朝米迦露出了带了点儿害羞的柔软笑容,一如米迦从前最喜欢的样子

“小····小优?“对方却愣愣的看着他

“诶?”

“算了,没事。”

清醒点,百夜米迦尔。金发的吸血鬼敛下血红的眸子,漠然的注视着身边一闪一灭的屏幕,上面有潮流般密密麻麻的数据不断刷新重组着:看清楚,这是程序设定而已,你自己亲手设定的,数据而已。苦恼时会挠头的小习惯也好,说话时有些上扬的语调也好,甚至那个熟悉的令人想要哭泣的笑容也好,全都是设定。

 

----------------------------------------------------------------------------

 

“说起来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毕竟我蛮话唠的一直叽叽喳喳说话。”黑发的AI不好意思的眨了眨透亮的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空气中划出熟悉的弧度

“但最后还是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想问问你。”

他将手端端正正放在膝上,身体略微前倾,认真的盯着对面蓦然睁大的红瞳略带迟疑的问道:“虽然设定上我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你,但是······”

"但在更早的遥远的从前,在我还没有‘出生’之前,”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真的 谢谢了】
いろいろとお手数をかけました 【让你费了不少事儿】
最后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 【最后只有一件事儿了】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END

 

 

米迦生贺来晚啦来晚啦米迦抱歉抱歉抱歉诶嘿【土下座

不管怎么说拖拖拉拉总算完结啦【虽然还是很短小】,之前拖欠一周真是抱歉啊诶嘿qwq

可能有小伙伴会没看懂吧,那就把整体脑洞、正文没有出现的内容补充一下:在最终混战中小优炽天使化并且暴走了,最后被帝鬼军和吸血鬼方联手干掉了,在战斗中途为了防止米迦受刺激和阻止行动便将他打晕了,结果米迦凭借强大的意志醒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小优被击杀的瞬间,小优最后在米迦的怀里死去了。米迦当然无法接受这件事便试图收集有关小优的一切来和成记忆、躯体等等来定制出一个“小优”,帝鬼军吸血鬼方也出于愧疚提供了不少帮助在各个方面上。但与此同时,米迦也明白,眼前的这个从来就不是他的小优。

但事实上的确是小优啦诶嘿【眨眼】,阿朱罗丸在最后拼命保存了小优的灵魂碎片,在米迦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帝鬼军安放进了AI系统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算是重生吧,但还在适应阶段所以记忆很混乱【米迦不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拒绝见到帝鬼军和吸血鬼方见一次打一次【sad

オーダーメイド 中

身着白色制服的吸血鬼闻言挑了挑眉,便将笔尖向下一项挪去:”接下来是关于你人体组织的问题。“

“手,脚,嘴巴,眼睛,耳朵,心脏等等我都成对配给你。”

“你觉得如何?”米迦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向眼前的AI

但AI却瞪大了琉璃似的眼眸惊讶的对上了米迦的目光:“等等这样也他乱来了吧喂!“

“而且·······”他有些害羞的往后缩了缩,底气不足的、小小声的说道,

“嘴巴一个就够了。”

“为了不让我一个人和自己吵起架来。”

“······为了让我只和一个人接···接吻什么的。”

 

 

続けて谁かさんは仆に言う 【时候那个"谁"又跟我说了】
"腕も足も口も耳も眼も 【手、足、口、耳、目 】
心臓もおっぱいも鼻の穴も 【心脏、胸、外加鼻孔】
二つずつ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我都成双的配给你】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だけど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よ 【可是我提出了我的意愿】
"口は一つだけでいいです"と 【嘴巴一个就够了】
仆が一人でケンカしないように 【为了不让我一个人吵起架来】
一人とだけキスができるように 【为了让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

 

----------------------------------------------------------------------------

米迦看见黑发掩映下的耳朵染上了些许可爱粉红,对方正龇牙咧嘴的回味着刚才少女心满满的回答,一副懊悔到不行的样子

他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了笑意,却又飞快的被自己压了下去:不要被迷惑了。

米迦转了转笔,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好吧,其他器官我可以不要求你。”

“但是,最重要的心脏我会给你一边一个的。”古井无波的话语在实验室中蔓开

但黑发的AI却从这清冷的语气中听出了追忆、后怕、和一点点令人心碎的祈求

你在追忆着什么?你又在后怕这什么?他看到在实验室的白炽灯下暖金色的发丝发散出的朦胧的光晕,和对方抿紧的双唇

AI困惑的眨了眨眼,但还是犹豫的说道:“抱歉啦,右边的心脏还是不需要为好。”

“因为以前好像听某个烦人的家伙说过什么,和喜欢的人拥抱的时候会听到对方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虽然也不是很在意这个,但那样的话会很让人安心的吧。”

“毕竟一个人的时候总会缺点儿什么,如果有一个温柔的、愿意拥抱你的家伙陪在身边就好了啊。”他眯起漂亮的眼睛,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虎牙在他的嘴角若隐若现。

 

 

またまた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 【我又提出我的意愿了】
"恐れ入りますがこの仆は 【不好意思啊】
右侧の心臓はいりません 【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
わがままばかり言ってすいません" 【尽是些无理要求 麻烦您了啊】
仆に大切な人ができて 【当我有了那个重要的人时】
その子抱きしめる时はじめて 【最初拥抱那人时】
二つの鼓动がちゃんと胸の 【会深刻感觉到】
両侧でなるのが分かるように 【那两个跳动它们各分两侧】
左は仆ので右は君の 【左边是我的 那右边就是你的】
左は君ので右は仆の 【左边是你的 那右边就是我的】
一人じゃどこか欠けてるように 【让一个人的时候就总觉得缺点什么】
一人など生きてかないように 【让一个人无法独自生活下去】

 

 

----------------------------------------------------------------------------

“说起来我好像也有什么地方出了点儿问题。”黑发的AI说着拍了拍胸口

“哦?”

“从看到你的那一刻开始,你们人类心脏的这个位置,就开始被某种粘稠的感情缠绕了一样。”他皱了皱挺巧的鼻子,有些苦恼的说道,“想忘记却忘不掉,在胸腔中骚动,不过感觉非常怀念的,这种心情该被称作什么呢?”

照理说自己没有心脏这种东西的。AI暗自思索道,还是说太过于拟人了?那人类的情感还真是奇怪又麻烦啊

但,真的很,令人怀念

陷入自己的世界的AI并没有注意到,那红色的瞳孔中汹涌的情感,却不知为何又重归于平静,只余下几丝复杂的神色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 【想忘记 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胸が騒がしい でも懐かしい 【胸中在骚动 不过这感觉很怀念】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

 

好吧还是很短小诶嘿,说起来下章就要完结了吧大概诶嘿,但也有可能拖两个星期的,叁桑我是住校生啊诶嘿【doge

啊对了之所以AI称之为你们人类什么什么的,是因为不知道米迦是吸血鬼啦,所以就这么称呼了

叁桑我还是属于词汇贫乏星人,还是打滚求留言求指教啦诶嘿ww

オーダーメイド

滋滋——

中枢系统初始化

自然语言处理系统初始化

语言识别功能上线

图像识别功能上线

行为识别功能上线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百夜优一郎”——启动

 

他从无边无际黑暗中被唤醒,呼唤他的声音被系统认定为是值得信任的、而且非常非常熟悉的——

究竟是怎样的人呢,就这么思索着,像是从长眠中悠悠转醒般,他缓缓睁开了森林色泽的眼眸,透过生理性的泪水,他看见了一直注视着他的人类,对方拥有一头阳光般的令人怀念的金发——令人怀念?为什么会觉得令人怀念?

见他成功启动,像是微微松了口气般的对方却又抿紧了嘴唇:“现在开始校准·······输入记忆.”   

 

きっと仆は寻ねられたんだろう 【我一定被询问过了】
生まれる前どこかの谁かに 【还没出生前就被某处的谁询问过了】
"未来と过去どちらか一つを 【"未来"和"过去"的中一个】
见れるようにしてあげるからさ 【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一】
どっちがいい" 【你要看哪个】
"どっちがいい"【你要看哪个】

 

----------------------------------------------------------------------------

 

图像识别系统被强行输入的记忆撑到到发热,零零碎碎的片段不断在光学镜

前闪动——无法识别,无法识别,中枢系统不断发出警告

 

黑发的AI有些难受的微蜷起身体

 

好像有冰凉的手指点在了额头前,叹息从头顶上方落下:“·····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纷乱的记忆突然如潮水般退去,被系统收压在了神经网络的一角,CPU余下的温度也被迅速散去

“还是慢慢来吧,但希望你能尽快吸收这些记忆。”

“唔,尽量吧······”

“那正式开始调整。关于性格这方面,你的意愿?”

“这个啊,想成为温柔的人吧。”

“嗯?”

“刚刚隐隐约约从记忆中识别出了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AI用手懒散的托着下巴,歪着脑袋努力的思索道,“总觉得,很在意啊,那样的人。”“所以想试着变成那样的人,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或许就可以让我在不觉中理解‘回忆’这东西。”

 

そして仆は过去を选んだんだろう 【然后我准是选了’过去"了吧】
强い人より优しい人に 【比起坚强的人 还是选温柔的人吧】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と 【我要变成那样的人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想い出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然后让我不觉中能理解回忆这东西】

 

 

------------------------------------------------------------------

 

没错叁桑我开新篇章了,但由于是学生狗的缘故更新会非常非常慢的,所以请不要介意诶嘿。也是第一次开长篇啊说起来还有些小激动ouo,虽然还是很短小,但也请前来留言多指教啊诶嘿ww

灵感来源于RADWIMPS的オーダーメイド(定制品)这首歌和B站上相关的1827手书视屏诶嘿,很喜欢这首歌啊,有着非常温柔的旋律和声音诶嘿。

如果有些没看懂文章内容的话请不要介意,在最终章会放出简介的诶嘿【如果我能坚持连载完的话诶嘿qwqqqqq


 

 

 

 

 

 

黑暗将至

他穿过阴暗的吸血鬼都市上空,来到上位贵族们聚集的城堡中,沿着盘旋而上的纯白楼梯,走过被仔细铺上厚厚地毯的长廊,来到了私密的、不可以被其他人进入的房间前。

  

里面沉睡着的,是他的绝对不想与别人分享的“珍宝”

 

伫立在床边,有着精致蕾丝散乱垂下的帷幕营造出了只有两个人的私密空间,房间很静,静到金发的吸血鬼可以听到沉睡的那个人清浅的呼吸声,静到好像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了彼此两个人。

 

“小优····”他抚上那个人有着健康色泽的脸庞

 

“小优太温柔了。”他垂下浓密的羽睫,血红的瞳孔里流转着晦暗不明的、粘稠的感情

 

“所以就有人死缠烂打的跟上来,成为小优新的家人了呢。”他俯下身抵上那个人的额头,金色和黑色暧昧的交缠。

 

“但他们真的可以被小优信任吗?”他想起混战时小优被那个名为一濑红莲的人拔刀相向的瞬间

 

“不,他们不可以。”

 

“谁都不可以相信,谁都不要相信。”

 

“小优只需要我就够了,我才是小优唯一的家人。”他吻上那人柔软的眼帘,他知道眼帘下藏着自己所见过的,最纯粹最美丽的翠绿

 

“我们会活下去,以人类的身份,以吸血鬼的身份,以炽天使的身份。”金发的吸血鬼用审判般的语气承诺道

“我会让这个世界最终接纳我们的。”






哟这边叁桑初次发文章虽然很短小但还是请多指教啊各位诶嘿ww,嘛虽然病娇米迦这个梗已经被玩儿烂了诶嘿,但对于新手的我来说温柔的米迦小生驾·驭·不·了·啊诶嘿OTL,所以撞梗的话求太太轻喷啊诶嘿qwq,嘛就这样啦欢迎各位前来留言指教啦诶嘿o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