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桑·杂食动物

【鹤狮】風に薫る夏の記憶

也许是曾经被作为陪葬品与某一人主人一起埋入不见天日的地下的缘故吧,本体作为一把刀,鹤丸自己却有点被人类称作幽闭恐惧的症状。

是啊,在空气都似乎停滞了的墓穴中,日复一日听到的,是尸骸一点点腐烂的声音,和自己慢慢锈化的声音。

白昼大概永远不会到来了吧

他累极似的放任自己坠入了沉睡

时间该是过了很久吧,在某一天,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似乎被带出了墓穴,有人抚过他薄如蝉翼的刀刃,用手指细细描绘他的刃文,送上了发自内心的赞美:”纯白的鹤啊。“

那个人的声音很快就被历史的洪流淹没了,在此后的岁月里,自己似乎辗转过很多人的手中

……ただなぁ、俺欲しさに、墓を暴いたり、神社から取り出したりは感心できないよなぁ……

 

就像是睡了一个长长的、安稳的午觉,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充满暖黄光线的小和室里,本体被好好的擦拭过,端端正正的横放在红木刀架上,垂下的轻巧金链反射出一片微微晃动的光晕,膝下是藤编榻榻米凹凸不平的触感,面前自称审神者的女孩子正眉飞色舞叽叽喳喳的讲着什么,鹤丸垂着银白睫羽听了半晌,终还是偷偷将目光移向了阳光明媚的庭院

是个好天气啊。他愉快的眯起漂亮的眼睛

一会儿正正经经睡个午觉好了

 

——————————————————————————————

彼时见到獅子王时,鹤丸手里拿着一盘红豆团子正和烛台切在本丸里上蹿下跳的展开追逐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烛台切啊就算是老年人也是需要适当糖分进补哒,被吓到了吗ww”

“啧就算是鹤丸桑也不可以随便拿走我准备帅气【重音】亮相献给主上【重音】的团子啊嘿呀呀呀呀呀呀呀!!!“

鹤丸闻言眨了眨眼,一边趁乱往嘴里胡乱塞了个团子,一边嚣张叫嚣“是红豆团子先动的手”外加抽空祭出反派的大笑着向不远处的拐角加速跑去

哦哦近了近了把握机会甩掉烛台切老妈子诶嘿★

就在鹤丸甚至都侧好了身体的角度准备一鼓作气闪身跑过时,拐角荡出了黑色金边的衣摆

然而脚步已经刹不住了

黑色金边衣摆的主人似乎察觉到哒哒逼近的脚步声,这才收回了向旁边波光粼粼池塘看去的目光转过头来,金色的发尾在夏日微醺的空气中划出了好看的弧度

“等等等等请让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鹤丸绝望的看着对方蓦然睁大的碧蓝眼瞳,接憧而来自己刹那间腾空的身体和骤然转换的视角让他安然放弃了思考

对不起啦不知名的刀哟

天旋地转

 

——————————————————————————————

这他妈就尴尬了。

鹤丸表情有些僵硬的感受着对方略高的体温,至于为什么会近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因为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啊诶嘿★

鼻尖充斥着金色发丝间那种该被命名为阳光的味道,脖颈处好像能感受到那人温热的呼吸,耳边是对方小小声喊疼的柔软声音·······

不,不对,应该赶快起来啊鹤丸国永你在想什么啊喂

他连忙撑起手臂,抱歉的补上了迟来的自我介绍:“哟,我是鹤丸国永,刚才正在展开团子争夺战冲撞到你真是抱歉啊。“

身下的那人顿了顿,便仰头朝鹤丸展开了笑颜:“啊这儿是獅子王,请多指教呀鹤丸桑。”

倾斜着洒在那家伙身上的阳光温柔又眷恋,微翘的发丝在微风中轻轻晃荡,嘴角的笑容一如自己醒来的那天所见到的那样明亮······和让人向往

哎呀好像邂逅到了不错的家伙啊

说起来这家伙的眼睛不是碧蓝色,是带了点儿金属色泽的苍蓝色,就像是刀刃所反射的天空的颜色啊

 

 思い出は遠きsummer days

 回忆是遥远的夏天天 

 永久を誓う淡い気持ち 

 发誓永远淡淡的心情 

 始まりはそんなsummer night

那样的夏天夜晚开始

 

——————————————————————————————

后来两个人就渐渐熟悉起来了,常常在内番结束后两个人就相约着垂着脚坐在走廊上,一边啃着冰镇过的西瓜一边天南地北的聊天,短刀小天使们在庭院里跑来跑去追逐打闹,清光和安定在不远处的樱花树下日常吵架看起来要拔刀的样子,三日月和吃茶丸【划掉】莺丸也垫了榻榻米赏景品茶,五虎退的那只脖子上反戴着黑色蝴蝶结的小老虎偷偷摸摸想要吃点儿茶点,尾巴上系着蝴蝶结的小老虎慵懒的微眯着虎目靠在鵺身边,少女审神者被长谷部逮到身后的和室里哭丧着脸处理公文,房柱上吊着的玻璃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夏天啊

还是少不了烟花祭典呐

虽然本丸不大人也不多,但大家还是热火朝天的把经典小吃苹果糖啊,巧克力香蕉啊,炒面啊什么的搬到了放在庭院中间的木桌上,烟花们也被好好放在了该放的位置,就等一会儿被点燃了

鹤丸在灌木丛旁找到了被点点黄色萤光包围着的獅子王

他张开了手掌,萤火虫颤颤巍巍停在了纤细的手指上,发出一明一灭的光亮

斜扎着头发的少年轻轻垂着金色纤长的睫羽,此时为银灰色的眼眸带了点儿追忆,又带了点儿哀伤默默注视着这团光亮

远远的传来了大家的笑声,而眼前的他却像是在渐行渐远

做点什么啊,鹤丸

“被萤火虫这么喜欢着,我还以为是萤丸那小子呢。”

“诶?那不是萤丸却还是被它们喜欢着还真是抱歉了啊XD”獅子王略微回过神来,朝向自己走来的白色付丧神耸了耸肩

“在这么热闹的时候一个人躲起来大丈夫吗?”鹤丸站定在黑漆太刀旁,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了悠然飞舞的萤火虫

“在想什么呢?“

“也没什么,算是触景生情吧。“

“哦?”

“你知道吗,这些孩子······是叫源氏萤哦,前些日子主上拉着我科普时告诉我的。”

“这样啊,那么你是想到你爷爷了吗?”

“昂·····算是吧,就是突然觉得,其实在现世中毫无牵挂也蛮好的。”

“只有毫无牵挂,才可以让我在面对强敌的战场上全力以赴的出击甚至心甘情愿的牺牲。”

”说不定转入轮回后还能碰见爷爷他老人家呢。“

虽然嘴里说着些豁达的话,但鹤丸却清晰地看到了对方有些失落的耷拉着的肩膀,捕捉到了少年一贯清亮语音中微微的颤抖

就连呆毛都沮丧的软下来了啊喂

“别这样啊,獅子王。”

“试试为了我,在每次出阵后好好回来怎么样?”

“诶?”惊讶转过头来的他对上了鹤丸难得盛满温柔情绪的目光

“我好歹很在意你哟,所以拜托要好好回来啊。”

忽然凑近的呼吸和向心脏打去的直球让獅子王有些措手不及,他拼命眨了眨眼来确定这一切是否为梦境,在反应过来后不禁慢慢涨红了白皙的脸庞

“等····等等你这家伙别得意,在说着什么话呢喂!”

“好伤心,我可是很认真的。”

“·······哼⁄ ⁄ ⁄ ⁄ ⁄ ⁄ ⁄ “

“那你听好了,我······”接下来的话语被夜空中骤然炸响的美丽花火所掩盖,鹤丸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但看到獅子王状况外的茫然目光,歪头想了想便对着他略略俯下了身体

唇上温热的触感让獅子王蓦然睁大了瞳孔,脸上热度持续攀升,竟然头脑爆炸身体僵硬的任由鹤丸主导完这个吻而忘了推开他

他感觉餍足后白色的鹤再次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抵上自己的额头,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

“闭上眼睛啦,baka。”

 

もうどんな未来にも迷うことはないから

 不管怎样的未来 我都不会迷失

 ただ僕の手を強く握るだけでいいから

 只要紧紧握住你的手就可以了

 手の平を伝う様に紡ぐストーリー

 静静在手心编织的故事

 この夏がもうすぐ終わりでも

 尽管这个夏天即将结束

 何度目かの初めてを始めよう

 准备迎来无数新的开始吧

 君がくれた過去を彩って

 点缀着你给予的过去

 明日へ渡そう

 朝着明天前进吧

 

 

 

 

 

 

这里是獅子推哒蠢作者叁桑欢迎留言指教和勾搭诶嘿☆

私心设置鹤丸怕黑所以格外喜欢阳光,所以他才会在意起本丸小太阳一般的小獅子,也因此有了恋爱的故事呢诶嘿❤

说起来笔下的鹤ball有些ooc真是非常抱歉【土下座】,第一次尝试刀男同人各种历史遗留问题若有不对请尽管指出诶嘿

关于源氏萤的传说要非常非常感谢千城酥太太,正是因为您的本子让我义无反顾的扎入了鹤狮的大坑,并且能吃到这么美味的粮真的是非常感谢啊【泣

那就这样结束吧诶嘿ww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