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桑·杂食动物

【双杰中心友情向】此间少年

他仍是在意那人的。

过去少年时鲜衣怒马的轻狂岁月不是作假。莲花坞中,荷花池旁,转过拐角,似乎还能撞见他懒散不正形的背影。一草一木,一叶一菩提,处处是往昔之忆。

魏婴生了一副风流的好相貌,素日里总是没个正经样儿,油嘴滑舌逗得别家的仙子脸飞红霞、掩嘴轻笑,也没见这人为谁做过多大的事儿,但就能轻而易举得到所有人的喜爱,连两个人一起出门去山脚下的俗世瞎转悠,还没浪半圈魏婴怀里就已经被塞满大大小小的东西了,什么水果啊、花鼓啊、精巧糕点啊、才烙好的烧饼啊、特别制作的鱼竿(嗯?)啊之类的,甚至还有封面花花绿绿叫劳什子《春山恨》的·········

等等。

江澄死皱着眉头,单手将那读物提了出来:“魏婴你等死吧你竟然看这等污物,啧我要告诉父亲!”

前面那人闻言后转过头来,眨了眨眼睛,面上一派天真无辜,嘴里还叼着半个烧饼却已在呜哩呜噜不知想表达什么。

江澄噔噔向后退了两步,嫌弃的摆摆手示意他吃完再胡扯

魏婴囫囵将烧饼几口吞了下去,呕在胸口半天,一疏通就凑到江澄身边拿手肘撞了撞他:“哎呀咱们谁跟谁,大不了一起看别告诉叔叔呀。”

“哦是吗, 但是我比较想看你,被喷唾沫星子的败狗样子啊。”江澄抬高眉毛,意图从气势上矮看魏婴

“好好说话,别什么狗不狗的。老实说江公子小哥呀,你难道对这类禁书一点都不感兴趣吗?这么冰清玉洁呀?”

“········”

“所以说一起看嘛,早点在红尘世界打个滚儿,所以别告诉叔叔呀。”魏婴歪着头,一双桃花眼潋滟而又真诚的看着江澄,他的尾音有些不自觉的往上翘,带出的黏腻消散在了这西斜的黄昏中。

江澄抱臂斜着眼瞧了他半晌,最后还是端着高贵冷艳轻轻点了点头。

“来来来好兄弟为我们的酒肉情谊干杯哈哈哈哈哈ww”

“卧槽魏婴你大爷的不要扑过来!!!”

魏婴背在身后的鱼竿晃晃悠悠的线上不知被谁挂上了草编笼子,蛐蛐儿在炎热的空气中死命的叫着。

这个人就是这么狡猾,平日里嚣张得不行,对你也一副“撩完就跑贼他妈刺激嘿嘿”的混蛋样子,可一旦他真有求于你,就会当机立断稍稍放下身段,藏起高翘的狐狸尾巴,变得像即将被抛弃的小奶猫一样可怜兮兮的对着你,迷迷糊糊中人就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了。情愿的也好,不情愿的也好,反正江澄从小到大没少替他扛锅,细细算来气得江澄偷偷在背后扎了魏婴小人好几次。

他曾认真幻想过两人负剑闯天涯,寻秘境的未来。

不过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朝风云突变,少年天真再不复。

是非功过,或许从头到尾就没有真真正正的对与错。

只不过是同道殊途。











作者黑匣子

怎么说才好呢,反正作者我是真的觉得,有点没法想象,江澄和魏婴两个人谈恋爱的样子,所以底下tag就不打澄羡啦诶嘿。但他们的的确确本可以成为生死好友的,所以出于私心想写写两个人青涩的少年往事,什么嘴上说着不要事实上还是一起看了小黄书呀之类的诶嘿ww,青春期还是很宝贵的呀诶嘿❤

以上诶嘿XD

评论(3)

热度(4)